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日月風華笔趣-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閲讀

Home / 歷史小說 /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日月風華笔趣-第四八九章 如意郎君閲讀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秦逍也没有想到顾白衣却是如此干脆答应。
他知道蒋千行虽然被杀,青衣堂却并非群龙无首,真要彻底搞倒青衣堂,其实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自己虽然调任大理寺,但依然是孤立无援,若无人相助,要挣整倒青衣堂更不会容易。
顾白衣运筹帷幄,智略过人,寻思如果有顾白衣相助,自然是如虎添翼。
不过他虽然希望得到顾白衣相助,却并不想将顾白衣卷入漩涡之中,心中还是有些犹豫,顾白衣如此痛快答应,秦逍心中既是欢喜又是感激,道:“能有顾大哥这句话,我心里也就踏实了。”
“不用着急,慢慢来。”顾白衣拿起酒壶,斟上酒道:“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随时可以找我,我能做的,自然会竭尽全力。”
秦逍端起酒杯,敬了顾白衣一杯,但很快就注意到秋娘眉宇间有忧虑之色,知道秋娘的担忧,不再继续这个话题,问道:“秋娘姐,身体可好一些?”
前日从青衣堂回来的时候,秋娘淋了雨,身体绵软无力,昨日也只是秦逍单独前往刑部,劝说秋娘这几天就不要外出做事,在家中休养。
秋娘脸色有些尴尬,道:“没…..没什么事。”
那日顾白衣不在家中,秋娘肩骨脱臼,秦逍帮她接骨,只是当时秋娘的衣衫都没有穿上,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对了,今日在大理寺的时候,那些官员提到了光禄寺丞卫璧。”秦逍想起今日之事,也不隐瞒,向秋娘道:“前日大雨,到夜里都没有停歇,秋娘姐,这两日你可去过卫家?”
秋娘顿时想起来,“哎呀”轻叫一声,道:“真是该死,我差点忘记了。”向门外看了一眼,蹙眉道:“天色已晚,里坊都封了,现在去看慧姐姐也是去不了。”
“秋娘姐如果真的要过去,我陪你去一趟。”秦逍主动请缨:“我手里还有刑部的路条,可以出坊。”
顾白衣看着天色黑下来,道:“也不必急于一时,明日再去也来得及。”
“今日听他们说,慧姐姐现在的情况有些严重。”秦逍肃然道:“大理寺有个叫费辛的寺正,与卫璧私交不错,按照他和大理寺那些官员的说法,慧姐姐现在十分虚弱…..!”
“你带我出坊。”秋娘焦急道:“慧姐姐一定在等着我去看她,今晚我必须过去一趟。”起身道:“秦…..秦逍,你等一下,我去换身衣裳。”匆匆回房去。
顾白衣神情也凝重起来,问道:“慧姐姐的情况,你都已经知道了?”
秦逍点头道:“秋娘姐都已经和我说了。她二人在宫里感情极好,出宫之后,也时常往来。如今卫府闹鬼,慧姐姐饱受折磨,秋娘姐担心不已,我从大理寺那些官员口中知道慧姐姐现在的情况着实不妙,如此下去,只怕…..只怕连性命都不保。”
“卫府闹鬼的事儿,也是在京都市井流传的一件怪事。”顾白衣皱起眉头:“帝都所在,王气昭昭,竟然有鬼魅作祟,着实蹊跷。”
“慧姐姐精神恍惚,秋娘姐过去看看,或许能让她平静一些。”秦逍道:“顾大哥你放心,我和秋娘姐过去一趟,早去早回,有我在她身边,不会有问题。”
对此顾白衣倒是不担心,微微点头。
秋娘换了一身衣衫,娉婷动人,秦逍也不耽搁,两人出了院子,共乘一骑,出了灰衣坊,按照秋娘所言,卫府坐落在延康坊,离灰衣坊还有些路途,天色早已经暗下来,好在秋娘对路径记得熟悉无比,倒不用担心找不着卫家。
“秋娘姐,慧姐姐今年多大了?”秦逍问道:“可有子女?”
秋娘坐在秦逍身后,虽然两手抓着秦逍的衣襟,但身体还是尽力与秦逍拉开一些距离,不好贴得太紧,听秦逍询问,才道:“她比我大八岁,已经三十六了。”叹了口气道:“慧姐姐这些年最大的心病,就是没有给卫家添上一男半女,她之前私下和我说,本来和卫寺丞商议给他纳妾,如此也就能够给卫家生儿育女延续香火,但都被卫寺丞拒绝。”
“拒绝?”秦逍有些诧异。
大户人家娶妻纳妾是稀松平常的事儿,所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正妻若是无法生养,纳妾延续香火更是天经地义之事。
卫璧好歹也是个光禄寺丞,对这样的家门来说,延续香火乃是头等大事。
慧姐姐年近四旬,始终没有为卫家生出子嗣,按照常理,卫璧纳妾自然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真要如此,外面的人固然不会说什么多余话,便是慧姐姐自己也是说不出话来。
“卫寺丞对慧姐姐十分的宠爱。”秋娘轻声道:“他们进京六年,相敬如宾,慧姐姐每次和我谈及家事,对卫寺丞也是爱意满满…..!”
“看来慧姐姐对卫寺丞这位夫婿十分满意。”
秋娘道:“卫寺丞是慧姐姐父亲的门生,我好像和你说过,宋太爷…..唔,就是慧姐姐的父亲,那是徐州广陵郡守。宋家在广陵郡是世家大族,慧姐姐当年选秀入宫,后来伺候在姽婳娘娘身边,离宫之后,回到了广陵郡。当时她年纪并不大,广陵郡许多世家大族都想与宋家结亲,但慧姐姐却偏偏看上了卫寺丞,而卫寺丞对慧姐姐也是爱慕有加。”
“慧姐姐将这些事儿都告诉你?”
“那是自然。”秋娘笑道:“我和慧姐姐在一起无话不谈。慧姐姐回广陵的时候,也不过二十来岁,卫寺丞比慧姐姐还要小上几岁,我记得那时候卫寺丞不过十六七岁,正是娶妻的年纪,不过卫寺丞的出身贫寒,他是中了举人,得到宋太爷的欣赏,提携起来,在郡守府当差。慧姐姐和卫寺丞情投意合,但二人都担心宋太爷不同意这门亲事。”
“宋太爷最终不是答应了?”
“其实一开始宋太爷确实不同意。”秋娘叹道:“卫寺丞向宋太爷求亲,宋太爷一口拒绝,慧姐姐为此绝食数日,而卫寺丞为了能够迎娶慧姐姐,在宋府门前跪了足足两天,宋太爷也不是铁石心肠,见得他二人如此坚定,终究是答应了这门亲事,两人这才结为夫妻。成亲过后,卫寺丞一直待慧姐姐极好,宋家后来也走了门路,让卫寺丞得以进京。一开始卫寺丞是在礼部当差,在礼部待了两年,调到鸿胪寺,两年前才升为鸿胪寺丞。”
“听说卫寺丞才貌出众,果真如此?”秦逍问道。
秋娘道:“那是自然,慧姐姐看中的人自然不会差。卫寺丞才名远扬,而且样貌俊朗,性情又好,待慧姐姐也敬爱有加,幸亏当年慧姐姐不在乎他的出身,否则又如何能够嫁给这样一位如意郎君。”
秦逍笑道:“你见过卫寺丞?”
“自然是见过。”秋娘道:“不过卫寺丞时常离京办差,也不是能经常见到。他虽然是朝廷官员,但对人从无官架子,无论对谁,都是和颜悦色。”
“比我还要和颜悦色?”秦逍似乎有些醋意:“秋娘姐,你说他长得有没有我好看?”
秋娘闻言,先是一怔,随即噗嗤一笑,道:“你干嘛要和他比?你是你,他是他。”
“那如果有人嫁给我,我算不算如意郎君?”秦逍笑道:“我会打架,而且也没有官架子,对人也是和颜悦色…..!”
“你是会打架,可是和颜悦色谈不上。”秋娘笑道:“有时候你发怒起来,都让人害怕。我可没瞧见过卫寺丞发怒。”
秦逍忍不住道:“你这样说我就不开心了,在你眼里,难道他比我还要好?”
“你们谁好谁坏和我可没干系。”秋娘道:“你比他好又如何?他比你好又如何?”
“你说他是慧姐姐的如意郎君,如果我比他好,谁要是嫁给我,我自然也是如意郎君。”秦逍笑道:“这样一个好男人,聪明的女人都不会错过,秋娘姐,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
“考虑嫁给一个如意郎君啊!”
秋娘抬起手,在秦逍肩头拍了一下,啐道:“又在胡说八道。人家卫寺丞是正人君子,可不像你这样轻浮孟浪,你还要和人家比,就你满嘴胡言,怎么和他比?”
“我也只是在你面前满嘴胡言。”秦逍叹道。
秋娘美眸一转,轻声道:“我才不信,你不但满口胡言,而且…..而且胆大包天。”说到这里,脸颊竟是微微晕红,好在坐在秦逍身后,倒不必担心被秦逍看见如桃花般的脸颊。
“胆大包天?”秦逍问道:“你是指什么?”
“当然是指你一个人敢跑去青衣堂。”秋娘立刻道。
“不对。”秦逍摇摇头,“你肯定不是这个意思。”故意想了一想,忽然笑起来,道:“是了,我懂了,哈哈哈,明白了…..!”
他这一笑,秋娘脸颊更是泛红,面带桃花,娇艳动人,有些心虚道:“你明白什么?你…..你赶紧说!”
“我不说。”秦逍道:“反正我明白你的意思。”
酷宝:踹了黑道爹地
秋娘不由抬起一只手,伸过去揪住秦逍一只耳朵,低声道:“快说,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哎哟,疼,快放手。”秦逍咧嘴道:“我没有胡思联想啊!”
“你…..你别当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秋娘松开手:“你……你是不是想说那天晚上你…..你亲了我,所以我才说你胆大包天?”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秦逍立刻道:“秋娘姐,那事儿你还记着呢?我都快忘了。”
秋娘又羞又恼,抬手在秦逍肩头重重打了一下,秦逍忙道:“你是怪我这么快就忘了?别生气,我说笑的,那事儿我这辈子都不会忘,非但不会忘,还记得清清楚楚,秋娘姐,你的嘴唇又香又软…..哎哟,别掐,我不敢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