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9lsm笔下生花的小說 機獅咆哮 愛下-第七百四十二章 共死!!熱推-wz6p2

Home / 其他小說 / j9lsm笔下生花的小說 機獅咆哮 愛下-第七百四十二章 共死!!熱推-wz6p2

機獅咆哮
小說推薦機獅咆哮
涌动,
翻滚,
那根本看不出方才还依然是机械的液体所凝聚出来的面孔,让朱莉塔为之恐惧。
她不明白眼前的一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她却明白,那本应该已经在达因斯尼夫的攻击下死去的伊欧古·库赞以她所无法理解的方式再度复活。
而且···
过把瘾就死
那冲天的光柱撕开了云层,更是击穿了大气。
它的目标,不言而喻!
“莱斯达尔大人,快跑啊!”
眼睁睁地看着那张与伊欧古·库赞极为相似的巨大脸孔朝天射出了那道光柱的瞬间吗,朱莉塔本能地一边将座机的速度爆发到极限,一边通过紧急通讯呼喊着星空之上的那支舰队。
“警告!警告!侦测到高能反应!!”
所幸的是,那张巨大脸孔变化之快,光柱爆发之快,也无法抵消那从大地与星空的距离,从而让阿瑞安赫德舰队有了一丝反应的时间。
但,也仅仅只是一丝反应时间!
莱斯达尔·艾里安耳边传来雷达员的警告之际,他已经下令全舰队展开紧急机动,试图从那无法理解,却能够从地面击穿苍穹,对太空中的舰队造成威胁的光柱中躲开。
没有人敢保证那道光柱会不会只有徒有其表的吓唬人玩意。
光是那能够击穿苍穹的声势,就足以让所有人提高所有的警惕心。
可,舰队的移动可不是瞬间就能够完成了。
这一刻,冲天而起的光柱旁边,一道小小的身影急速地迎上。
是雷金雷兹。
是朱莉塔·朱里斯。
那失却双臂的MS毫无畏惧地朝着那道冲天光柱冲了过去,试图以自己那微薄到近乎可以忽略的力量改变这道光柱射向来不及回避的阿瑞安赫德舰队。
忽然间,在雷金雷兹毅然决然的身影前,那张脸孔突然张开了双眼。
那巨大的眼球在看了一眼上方苍穹后,猛地转动,转而看向朝着它冲过来的雷金雷兹。
“朱莉塔·朱里斯!不要妨碍我!!你这只小狗!!”
巨大的面孔,
冲天而起的光柱,
还有那转动着,死死盯着自己的巨大眼球,让人不寒而栗。
可朱莉塔所驾驶的雷金雷兹就像是一支永不回头的箭矢那般,直接撞上了那颗死死地盯着她,以及她所驾驶的雷金雷兹的巨大眼球。
“啪!”
“啊啊啊啊啊啊!!”
血肉被撞击的闷响,
被冰冷机甲所撞破,飞溅而出的嫣红,
还有那痛彻心扉的嚎叫,成为了中断光柱射向太空的信号。
那冲天而起的光柱骤然停下,让差一点就被这道光柱从下而上地贯穿了整支舰队的阿瑞安赫德舰队幸运地拖过了一劫。
“高能反应消失···我们···活下来···了!”
母舰的舰桥中,雷达员既是后怕,又是庆幸地大声道出了舰队逃出生天的结果。
可在那片欢呼声,莱斯达尔·艾里安的眉头却是紧锁的。
不难想到,那道差点葬送了整支舰队的光柱之所以会消失,必然是与正在地面战斗的朱莉塔她们有关。
“快!命令达因斯尼夫部队,加速装填,以最快速度进行第二轮攻击。”
不管如何,莱斯达尔都必然尽快地掌握对敌人再度发动攻势的力量。
“啊啊啊啊啊啊!该死!该死!该死!该死!!”
痛苦的嚎叫响彻在那残破的大地之上。
穿書之炮灰自救攻略
浑身上下皆被嫣红覆盖的断臂机甲连连后退,最终无力地跪倒在地上。
朱莉塔忍着那几欲昏眩的难受,露出了一丝得逞的笑容。
拼尽全力地发起的冲击,终究还是达到了目的。
哪怕现在雷金雷兹已经丧失了几乎大部分能力,但已经够了。
至少,在这段时间当中,阿瑞安赫德舰队应该已经能够上升到更高的轨道,从那冲天而起的光柱所能够打击到的极限距离中离开。
“该死!该死!该死!!!朱莉塔!!!你这只该死的小狗!!为什么要妨碍我!!我的正义为什么还不懂!!!”
痛苦不断地撕裂着那张巨大的脸孔。
那酷似伊欧古·库赞的脸孔上更有一股股翻滚不已的涌动在扭曲着这张越发狰狞恐怖的脸孔。
尤其是那被雷金雷兹撞破的巨大眼球,那喷涌而出的嫣红液体缓缓停止间,一丝丝翻动的血肉竟在短短数秒间将那被撞破的巨大眼球修复。
只见,血肉翻滚间,那一道惨白的肉膜从上而下地滑过被重新生成的眼球之际,那颗巨大眼球再一次盯住了跪倒在地的雷金雷兹。
甚至,朱莉塔能够从那修复一新的瞳孔当中,看到自己现在所驾驶的断臂雷金雷兹的惨状。
“真是···怪物!!”
朱莉塔方才庆幸不已的心情如雪崩般消散,剩下的便是夹杂着悔恨,恐惧,甚至是憎恶的感情。
“咯···咯咯···”
是金属被扭曲的声音。
是断臂雷金雷兹被某种东西死死地缠绕住,并开始拖动的动静。
朱莉塔没有任何力气去阻止这一切了。
她的座机雷金雷兹也是如此。
下一秒,从那不断晃动的屏幕上,她看到了缠绕着雷金雷兹的黑影。
那是从巨大脸孔之下伸出的一道道黑影。
它们俨然像是一张张强而有力的手掌那般,死死地控制着雷金雷兹身躯上每一处要害,丝毫不被其有任何挣脱的可能性。
更不可能给雷金雷兹再有用自毁肢体,从其手中逃脱的机会。
“轰!”
骤然间,猛烈的震动急袭而来,让朱莉塔在头晕目眩时,也有了一种悬空感。
要不是其身上的安全带足够地坚实,让其免受颠倒翻滚时的撞击受伤之苦的话,恐怕朱莉塔早已经一头在驾驶舱当中撞昏了过去。
“朱莉塔····*&*&*&*%……”
晕眩的视角中,朱莉塔看到了屏幕上那张巨大的脸孔。
原来,那些缠绕雷金雷兹的黑影将其带到了巨大脸孔之上。
那扭曲的脸孔上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动弹不得的雷金雷兹,疯狂的眼神中尽是愤怒。
巨大的血口再度张开,一股渐渐凝聚的光辉对准了雷金雷兹。
“咳···呵呵。已经说不出话了吗?伊欧古·库赞。你这个愚蠢,吵闹的家伙。”
下一刻,断臂雷金雷兹,乃至于坐在其驾驶舱的朱莉塔被耀眼的光辉所充斥。
“轰!!”
空气在颤动,
狂风在怒吼,
云层再度被撕裂,
将断臂雷金雷兹泯灭之后的光柱再度冲天而起,直奔上升到更高轨道的阿瑞安赫德舰队而去。
“警告!再度侦测到高能反应!与刚才侦测到的地点一致!!!”
警告声再度响起间,舰桥中却已是平静一片。
“朱莉塔呢?”
莱斯达尔注视着下方那个巨大空洞,缓声问道。
“不,我们没有联系上朱莉塔·朱里斯。只是,刚才有短暂的信号连接,似乎,是雷金雷兹被击毁的讯号。”
“是吗?”
莱斯达尔默默地点了点头后,再度下令。
“达因斯尼夫部队,攻击!”
从下而上,又一次撕裂苍穹,射向太空的巨大光柱之上,完成弹药装填的达因斯尼夫部队轰然发射,将那一根根金属棒再度射向那张巨大的脸孔。
星光,由此倾泻而下。
光柱,由此冲上虚空。
这一刻,宛如世纪般漫长,也宛如眨眼般短暂。
“轰!”
“轰!”
唯一相似的,便是那将目标葬送的可怕动静。
太空中,阿瑞安赫德舰队被光柱横扫而过,包括莱斯达尔·艾里安所在的旗舰在内的半数以上战舰尽数被击沉。
那连绵不断的爆炸中,几乎没有任何求救声传来。
有的,只有位于光柱攻击边缘的战舰中传来的惊骇尖叫。
而下方,那边被达因斯尼夫部队再度摧残的大地之上。
荆棘之林再度树立在那破碎的大地之上,将那张扭曲,愤怒的脸孔再度贯穿。
那一根根余温未散的金属棒所蕴含的强大动能,瞬间便撕裂了这张扭曲脸孔的生命力,直接将其再一次推到了死亡的边缘。
在那被金属棒贯穿的残留视野中,伊欧古·库赞最后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片被战舰殉爆发出的光辉所占据的天空,血口微微颤动,却始终未曾说出任何一句话。
“啪!”
下一秒,扭曲的巨大脸孔轰然炸碎。
宛如暴雨般的嫣红液体肆意地冲刷着周围的一切。
荆棘之林般的金属棒,
女帝谁主天下 离恨雪
破碎不堪的建筑群,
还有那残留在这片破碎大地上的植被。
这场沿自同一体系当中的战斗,终究还是结束了。
以莱斯达尔·艾里安,朱莉塔·朱里斯以及伊欧古·库赞三人的死亡迎来了结局,但是巨蛋当中的战斗还在继续当中。
那先后两次击穿苍穹的光柱所闹出来的动静,只要身处附近,都必然会注意到。
尤其是第二道光柱爆发的瞬间,雷明凯他们似乎还听到了一声MS爆炸的动静。
“朱莉塔,不,阿瑞安赫德那边已经结束了吗?”
麦基利斯抬头看了看那边闪烁着星光的苍穹。
他知道,那是战舰爆炸时所发出的死亡之光。
斩妖情劫:宿世不离
“恐怕就是如此。”
雷明凯点了点头。
“我这边已经联系不上后方了。看来,接下来就只有我们了。”
卡尔塔从一开始就试着联系后方,但最终还是失败了。
而负责警戒的高达巴巴托斯当中,传来了三日月的声音。
“喂!阁下,巧克力,那边有情况!”
刹那间,所有人都进入了警戒状态。
此刻的他们已经深入巨蛋的内部。
在朱莉塔和伊欧古之间那场战斗闹出的巨大动静之下,敌人必然会注意到他们这支孤军深入的队伍。
“啪,啪啪啪!!”
掌声忽然响起,让众人有些错愕。
“不错!不错!不错!”
男人的声音回荡在周围的建筑群当中,让人捉不住其所在的方向。
“伊兹纳里欧·法里德。”
这个声音,麦基利斯永世难忘。
这是给予他屈辱,同时也给予他最初地位的男人。
“没错!就是我,伊兹纳里欧·法里德。好久不见!我的好儿子。麦基利斯·法里德。”
那声音不断地震荡着空气,却始终未曾有任何一道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求死
“出来!伊兹纳里欧·法里德!还想躲在暗处算计我们吗?”
麦基利斯冷喝一声。
“哈哈哈!不要心急啊!我亲爱的儿子!当年你可不是这样的可人儿呢!”
大笑声所道出的说话却让卡尔塔皱了皱眉头。
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但却没有说出口。
而在其他人当中,一个作为当事人,闭口不言,另外一个作为知情者的雷明凯,更是不想提。
至于最后一个,则是不想搭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只想尽快地用拳头搞定这些事情。
见自己的说话并没有挑起麦基利斯他们的反弹,男人再度开口之际,周围再度出现MA大军集结的声响。
“麦基利斯,想要见我,就尽管冲上来!但是,记住了!!我会如同以往那般疼爱你的!!哈哈哈!!”
笑声中,麦基利斯竟一声不吭,径直地驾驶着高达巴耶力冲了上去,俨然一副孤身赴约的决绝模样。
“麦基利斯!不要轻举妄动!”
卡尔塔一看到高达巴耶力径直冲向用过来的MA大军,本能地发出了提醒。
永恒瞬间
東方紀聞 張到與洛克仔
但麦基利斯却毫不理会。
卡尔塔并不知道,此刻麦基利斯的内心是愤怒的。
是的!
本以来登上了高达巴耶力之后,便能够获得世上至高力量的他,却一次又一次面对更强大,更让人为之恐惧的力量。
长牙狮零式击破巨蛋的那一战如此。
朱莉塔与伊欧古之间的那一战也是如此。
再这样下去的话,登上高达巴耶力的意义何在!!
那个男人的笑声,毫无疑问就是在嘲笑着他的不自量力。
犹如当年那为了摆脱困境,而展现了力量,却又被带入下一个漩涡的年幼的麦基利斯那般。
“让他去!卡尔塔!”
雷明凯出声阻止了想要追上去的卡尔塔。
“那是麦基利斯摆脱过去阴影的战斗。要么燃烧殆尽,要么从此成为屈膝献媚的“可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