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txt-第268章 被發現身份分享

Home / 歷史小說 /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txt-第268章 被發現身份分享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邹阳曜一个冷眼闪过,感觉到一丝阴寒气息,魏统领立即收了手,有些奇怪的看着邹阳曜。
“将军,难道这个人你不觉得很有问题吗?而且他一个男人,怎么这么细皮嫩肉?”
说着,他朝倪月杉的脸颊伸手而来,想看一看她脸上的胎记是不是弄虚作假。
景玉宸伸手将他的手掌打开:“这个是我兄弟,她混入军中,确实不单纯为了卖菜赚钱,还为了能够多见我一面。”
魏统领看着被打开的手,眼睛眯了起来:“好啊你,你这是承认了,你们两个居心叵测,枉我当初还觉得你武功不错,想着栽培你,却原来……”
他还想继续说下去,邹阳曜有些不耐烦了:“好了,不要吵了,退下!”
魏统领到了嘴边的话,只好吞咽了下去,他神色不悦的看着倪月杉和景玉宸,最终转身离开了。
景玉宸神色平静,看向倪月杉:“我们也走吧!”
邹阳曜冷声提示道:“现在是练兵时间,陈统领想要去哪里?”
景玉宸要离开的脚步一顿,回头看向邹阳曜,最终不耐的留了下来。
他看向倪月杉:“你先回去吧。”
倪月杉乖乖点了一下头,抬步离开。
景玉宸看着邹阳曜的眼神中很是不悦,带着抹锐利。
他冷声嘲讽道:“将军可别闹到自己无法收拾的地步。”
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txt-第268章 被發現身份看書
他轻蔑的收回视线,然后对着在场士兵们扬声道:“好好练!”
倪月杉朝着厨房走去,但没想到魏统领拦住了她的去路,倪月杉脚步顿住,冷声问道:“不知道魏统领在这里等我做什么?”
魏统领将倪月杉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我觉得你很眼熟,越看越眼熟, 直到刚刚感觉出来……邹将军和你认识!”
“而那个陈统领很明显也认识你,而且还会在危险关头,不顾自己危险,前去救你,由此可见,这位陈统领与你也是旧识。”
“你们三人关系匪浅啊!你是倪月杉吧?”
他伸手朝着倪月杉的脸颊靠近,倪月杉身子往旁边一侧,鄙夷的看着他:“如果我是倪月杉,那么你一定完蛋了,如果我不是,你还有一丝幸存的机会!所以想好了到底该不该确认我身份!”
倪月杉的话倒是很有道理,魏统领原本想说下去的话,止住了。
他从倪月杉的身上转移了视线,边走边感叹:“这年头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好好的大小姐不做,偏偏跑来这种地方!”
倪月杉没有回应,只抬步离开。
青蝶早就等的着急了,看见倪月杉平安走了过来,她连忙迎接上前。
“事情如何?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吧?”
倪月杉摇着头:“回去再跟你说!”
青蝶乖乖跟在倪月杉的身后,一同走了。
在马车上,青蝶一脸吃惊:“这个邹阳曜胆子还真是大,可偏偏你和二皇子完全没有办法?”
“军营这地方他即便胆敢对我和二皇子不利,却也不敢玩大了,三月期限相信很快吧!”
“那如果我们现在就收手,离开这里呢?”
倪月杉沉默了下来,今日看见景玉宸被欺负,她若是走了,景玉宸若遇见什么危险,她岂不是没有办法出现搭救?
军营那种地方也不是景玉宸可以随意出来的地方,只有她混进去,才能见个面。
倪月杉闭上眼睛,“我还想留下!”
又是一个两日后,倪月杉和青蝶带着货物前去厨房,蔬菜搬下来时,倪月杉眼里闪过意外。
“为何有水渍?”
而且看上去还很多?
青蝶也一脸疑惑:“是不是天冷了,打霜了?可……蔬菜是夜里就堆积在屋里,今天运来的啊,哪里来的水……”
倪月杉深吸了几口气,味道还挺怪的……
“单公子,将军叫你过去,他说有几样想吃的菜!你记下,下次运菜来的时候,给将军带来!”
倪月杉立即搭腔:“好!”
倪月杉看向青蝶:“你招呼着!”
之后倪月杉转身走了。
营帐内,邹阳曜在吃饭,原本以为在他的身边会站着一个景玉宸,看见他身后没人,倪月杉难掩眼中的失望。
倪月杉的情绪变化,落在邹阳曜的目光中,他嘴角微扬:“是不是很想知道你的心爱男人哪里去了?”
倪月杉非常郁闷的开口:“将军还请说,你想吃什么菜,我好记下,下次来的时候给你带来!”
邹阳曜轻笑一声:“如果我现在就让你滚出军营,你这次等于白来?”
倪月杉表情依旧冷漠,丝毫不在意。
“所以呢,你究竟是让我们见还是不让我们见?”
“看你表现!”邹阳曜看向身边的碗筷:“过来,跟本将军一起吃,本将军心情好了,就让你们见上一面,”
倪月杉站着没动:“如果将军,只为提出这种幼稚的要求,抱歉呢,我吃过了,而且很撑,撑的想吐!所以没有办法按照将军的意思来了!将军快些说吧,你想吃什么菜呢?”
倪月杉完全不上当,邹阳曜开始吃着自己的,不着急再说话了,倪月杉站在旁边,再次问道:“将军是不说?如果将军不说,将军可以晚些让士兵去客栈找我,告知一下!”
倪月杉抬步朝外走去,邹阳曜冷声开口:“站住,本将军今日有话想与你说。”
倪月杉脚步顿住,奇怪的看向他:“将军想说什么尽管说,说话不要磨磨唧唧的……”
“本将军看的出来,你们现在感情不错,但你是不是忘记了,你我曾经的情谊?”
“曾经的情谊?哈哈,将军似乎记性不好,你不记得了?当初你在将军府是怎么冤枉我的!是怎么派人毁我清白的?”
“将军不要时不时的发神经,以为你对一个人好了,那个人就一定会原谅你的过错!”
倪月杉蹙着眉,转身朝外走去,邹阳曜在倪月杉的身后严肃的开口:“你若现在走了,下次就别想来了!”
倪月杉感觉到深深的威胁,她转身看向邹阳曜,心里不耐:“好,你想干什么?”
“过来,吃饭!”邹阳曜冷冷的发令,给倪月杉递过去一双筷子,放过去一个碗。
显然早就为她来吃饭做了准备。
倪月杉没有半点的开心,在旁边坐下,拿起筷子,慢慢开吃。
邹阳曜在她身旁问道:“很情愿做二皇子的侧妃?”
“皇家儿媳不好吗?将军,我其实还要谢谢你休了我呢,不然我哪里有机会做什么皇子的侧妃?”
“你可想过,他让你做侧妃,只是单纯的想拉拢相府,而非是看重你,而我,现在真心悔改,自然对你诚心诚意,可你若是偏偏选他,我觉得你会落个悲惨的下场!”
倪月杉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你未卜先知啊?少说这种挑拨的话了,我对他如何用不着你管,还有,吃饭的时候能不能不说话?”
倪月杉完全听不进去他的任何言论,邹阳曜也确实没有多说,默默的吃饭。
倪月杉吃完饭后,走出营帐,今天不知道邹阳曜将景玉宸指令去哪里,干什么去了。
心里觉得郁闷,倪月杉迈开步子离开了。
厨房内,青蝶和军营的人已经交接完毕,她开口提示:“小姐,我们可以走了。”
倪月杉回头看了看,没有看见景玉宸只觉得遗憾,“好,我们走吧!”
回去后,倪月杉和青蝶在菜场给邹阳曜挑了几样,他需要的菜种,之后带回客栈。
二人不需要去军营的时候,会在四处逛一逛,剩下的时间便是待着客栈里面。
傍晚时分,有士兵打扮的人到倪月杉的房间门口用力的拍门。
“出来,出来!”
倪月杉听见急促的拍门声,便感觉到事情不好了。
她去开门,站在门口的士兵对倪月杉命令道:“现在随我们前去军营!”
倪月杉有丝狐疑:“为何?”
“军中有人下毒,毒来自你们的蔬菜!现在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军营内,厨房外,地上丢着切半的剩菜和一些烂叶。
魏统领看着倪月杉,眯着眼睛质问道:“说,为什么在菜里投毒?你想害谁?”
倪月杉皱着眉回应:“菜里投毒?所有菜都要清洗不是吗?而且我下了毒之后,还等着东窗事发你们抓我,而不逃跑?”
倪月杉满脸不屑,这是觉得他们算计的手法低劣!
“毒就是在你送来的蔬菜里查到的,现在不少将士已经中毒倒下了,所以也不该你质问我们,而是我们质问你。”
“如果什么情况我都不问清楚,我如何为自己辩解?”
“蔬菜你送来的,毒是在你蔬菜中查到的,人赃并获,你百口莫辩!来人啊,将她带下去,为兄弟们报仇!”
他一声令下,立即有士兵走上前,拖着她往外走去。
倪月杉怒视魏统领:“你干什么?想直接处决了我?”
魏统领嘴角勾着抹邪气的笑:“一个下毒的人,有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