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起點-第九十章 災民看書

Home / 歷史小說 /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起點-第九十章 災民看書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楚阳点了点头,目光紧紧盯着前方的树林。
那边郁郁葱葱,树木参天,时不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楚阳抬了抬手,车队立马停了下来,他朝周勃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地带着一队人马直接朝树林中冲了过去。
没过多久,就响起一片惊呼之声。
“好汉饶命啊!快松手,松手啊!”
周勃打马回来,手上提溜着一个贼眉鼠眼的男子,除此之外,七八个猎户打扮的男人被绳索捆绑着,跟在骑兵身后。
贼眉鼠眼的男子吓得嗷嗷直叫,直到被扔在楚阳面前时,才安生了下来。
“问清楚了么?”
楚阳看向周勃,后者点了点头道:
“这家伙说是附近村子里的村民,因为家中无粮,便在这边打猎为生,不想遇到了咱们的车队……”
“打猎为生?”
望着后面那几个身形彪悍,面露凶光的家伙,楚阳脸上带着一抹冷笑。
“我看打劫为生倒是真的,说吧,你们剩下的兄弟藏身何处,要不要我派人将他们一起请过来啊!”
听到这句话,贼眉鼠眼的家伙彻底慌了神。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顶多也就是打劫些穷命鬼,或者落单的富商,哪曾碰到过这种装备精良的队伍。
光是看眼前这些外貌俊朗的马匹,就知道对方多半来自官府,他哪里还敢有隐瞒的心思,连忙将事情全都说了出来。
原来前不久,邻村有人突然生了一场大病,紧接着村里的人陆陆续续地全都病倒了。
这场病犹如一个诅咒般,很快像周围村子里扩散出去。
一时间,附近几十个村落的人死伤无数,最后没得病的全都逃走了,只剩下一些无法逃走的孤寡老人与妇孺们藏在周围的山洞里苟延残喘。
平日里,女人和老人们主要靠打猎与采摘野果为生,他们这些自愿留下来的男丁则偶尔出来“碰碰运气”。
那人说完这些之后,连忙跪在地上,哭泣起来。
“这位大人,王五所说句句属实,虽然我们是抢过别人一些东西,却从未伤过人命,还请大人看在我们走投无路的份上,放过我们这些可怜人吧!”
说着,王五狠狠瞪了身后几个糙汉一眼,骂骂咧咧道:
“摆个凶样子给谁看呢,还不赶快给大人磕头请罪!”
那些神色木讷的壮汉们这才懵懵懂懂地看着楚阳,浑浑噩噩地跪在地上,磕起头来。
闻言,周勃脸色一变,凑到楚阳身边,小声说道:
“主公,按照此人所说,这附近村子里看样子是有了疫情,咱们要不还是换条路走吧……”
他小的时候,曾经见识过疫情的厉害,那个时候,管你什么王孙贵胄,疫情面前只不过是一堆腐朽的死肉罢了。
这里的疫情蔓延了二十多天,而且还毁灭了好几个村子,足可见其中的恐怖。
在周勃看来,楚阳实在是没有必要冒这个风险,何况在队伍之中,还有两位小姐在。
“换条路?”
楚阳摇了摇头,这武关是到达咸阳的必经之路,如果换别的路,恐怕就要多花至少一倍的时间。
更何况这么一大队人马,若是走官道还罢了,走那些山间小道,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楚阳盯着王五,沉声道:
“既然村里出了疫情,你们为何不上报官府处理,难道这里就没有管事的人么?”
大秦律法虽然有些苛刻,但总的来说还是很负责任的。
对于百姓的灾害也多有照顾,不然那个叫做赵符的皇子也不会被派出来巡视灾情了。
这里出了这么大一件事情,居然没有官府的影子,这就显得有些不寻常了。
“报了呀,我们村在第一时间就告诉了武关的守将,只是那位大人在派人来查探过后,就再没消息了。”
武关守将!
听到这个名字,楚阳眉头一挑。
看来这一带地区,归武关管辖之下。
如此一来,之前的一切都明朗起来。
这武关守将显然已经做好了放弃这些村民的打算,让其自生自灭,而那守城的士卒之所以不愿意富贵人家进入这个地区,则是怕走漏风声,生出事端。
端的是好狠毒的心思啊……
王五似乎不想在这里多做停留,对着楚阳哀求道:
“时候不早了,我们出来时间太长,小的们该挨饿了,还请大人放我们走吧。”
“你们还有多少人?”楚阳不动声色地问道。
王五看了看身后那些糙汉们几眼,最终叹了口气道:
“不瞒大人,我们附近这几个村子,一共加起来只剩下八十多口人了。”
楚阳看向周勃,让人将之前换到的粮食取了一部分出来。
“这些口粮你先拿着,过几日我再去看望大家。”
“什么!”
楚阳话音刚落,王五以及糙汉们发出一阵惊呼之声。
他们顾不得礼仪,直接扑到了粮食面前,用力搓了搓稻谷的外壳,然后放进了嘴里。
不多时,每一个人脸上都露出一副陶醉的神情。
香!实在是太香了啊!
他们已经忘记有多久没吃到过真正的粮食了。
有了粮食,王五等人的情绪一下子高涨起来,越发详细地将村民的情况说了出来。
通过王五的介绍,楚阳对疫情的源头有了进一步了解。
原来是因为附近的河流被死物感染,而村民们又食用了河水喂养的家禽,从而导致灾害的发生。
楚阳一边听着,一边在旁边记录些什么,直到太阳西垂时,王五才意犹未尽地准备打道回府。
“行了,你告诉大家,这场灾害没什么可怕的,可是附近的山珍野味,暂时都别吃了,还有那些生病的家禽,都要用火烧掉,不要觉得可惜,人命关天,懂不?”
王五欲言又止地点了点头。
山珍野味的倒还罢了,可那些家禽都是乡亲们的命根子呀。
哪里能说杀就杀呢。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不远处突然火光通天,滚滚浓烟从那边飘散过来,还夹杂着隐隐的哭喊声。
望着起火的方向,王五等人脸上齐帅帅变得惨白。
“糟了!出事了!”
楚阳朝远处看去,目光渐渐冰冷了下来。
是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