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zwmn優秀都市小說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第 2081 章 張東健的出師未捷 (下)閲讀-077pd

Home / 都市小說 / yzwmn優秀都市小說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第 2081 章 張東健的出師未捷 (下)閲讀-077pd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小說推薦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张东健不是第一次来警察局了,只不过之前来过是因为拍戏,更嘲讽的是张东健还当过警队的形象大使,这次居然被带到这问话,张东健可一点都没有故地重游的感觉。
虽然出师未捷十分的悲剧,但是张东健觉得他身先死的可能性还是不大的,毕竟刘相闵可是在电话中给了承诺的。
醉舞干坤之龙界拽公主 萧雪涵
虽然政客的嘴是绝对是不能相信的,但是在没失去价值前张东健觉得自己还是值得刘相闵出手保一下的,至于他这种情况要怎么保,保起来的难度大不大,张东健心里可是一点底都没有。
20个经典散文
他之所以现在能比较淡定的接受询问完全是因为身边的律师,说实话在张东健大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这位律师还猜测是不是这位终于抗不住来自老婆的冷暴力终于要离婚了,身为张东健的个人律师,他对张东健的一些隐私还是很了解的。
原本张东健的家庭还算是和睦,但是自从聊天内容被曝光后,和睦就成了过去式,虽然张东健的妻子也是圈内人士,能接受张东健犯下男人经常犯的错误,但是她也是要脸的人。
虽然在事情发生后高小英没有假惺惺的站出来帮张东健说话,没做那种心里恨不得对方去死嘴上还喊着支持的荒唐事,但是在私下里高小英还是选择的原谅。
高小英就是那种结婚后就放弃演艺事业的女艺人,当然这也与高小英自身无法突破瓶颈的原因,但是她的付出是有目共睹的,结果张东健别说里子了就是面子都没给她留。
站出来帮张东健说话过不了心里那道坎,但是原谅犯错的丈夫高小英还是能做到的,毕竟双方的婚姻还算是幸福,家庭也比较和睦,张东健平时做的也不错,算是尽到了身为丈夫的父亲的责任。
真武蕩魔傳
而且在高小英看来这种错误并不是无法原谅的,毕竟是圈内人对娱乐圈的大环境还是十分了解的,有的时候犯错真的是难免的,说句不好听的,张东健的错要是按圈内的说法其实就是应酬,就是好友之间的联谊,虽然这么说是圈外人无法理解的,但这就是事实。
虽然高小英选择了原谅,但是她低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也低估了这件事的后续影响,特别是在应对上她跟张东健出现了非常大的分歧。
高小英觉得张东健的年纪也不小了,完全没必要再在娱乐圈厮混,完全可以借机转行,但是张东健却不这么认为,身为大前辈张东健在娱乐圈享受惯了,在有心有力的情况就放弃享受是张东健无法接受的。
哪怕是高小英妥协了,让张东健沉寂一段时间再考虑复出的事,仍然没有得到张东健的认同,甚至张东健还抱怨高小英不理解他不支持他。
有些事就是这样,你自己那么想行,但是别人那么说就不行,再加上张东健每次寻求复出都会给高小英带来伤害,最终承受不住的高小英选择了以离婚相逼,张东健觉得自己不能被吓唬住,于是双方就开始了长期的冷战。
獸性回歸 黃易
为了这个事张东健的律师可没少操心,虽然有律师费拿但是仍然成为了他最讨厌的工作之一,这次本以为他能解脱了,万万没想到事实居然是张东健被带到警察局问话了。
看到有检察官陪同后律师很想问问张东健到底犯了什么事,刑事罪可不是他擅长的领域,张东健居然享受这样的高规格待遇,除了情况比较严重,影响比较恶劣的刑事罪律师真想不到还有其他的解释。
警察问的不走心,张东健回答的也不走心,这样奇怪的情况让律师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很快他就品出了味道,这件事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得多,为了搞清楚情况再做出选择,律师提出了跟他的当事人私下聊一聊的要求。
警察和检察官答应的很痛快,面对自己的律师张东健也没掖着藏着,除了涉及到大佬姓名的时候选择了含糊其辞外,算是把情况交代得很清楚了。
听完张东健的解释,律师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闪人,这种神仙打架的剧情可不是他能参与的,赚钱是很重要,特别是一想到房贷、车贷和子女高额的教育成本,但是那也得分情况啊,现在这种局势他一个不小心就很可能直接离开律师这一行,再想找一个适合的工作可就难了。
律师的忌惮张东健能理解,他表示看在钱的份上律师能帮他一把,张东健还强调他不需要律师参与进来,只需要律师尽到一个律师该尽的责任就行。
虽然律师不是要钱不要命的人,但是在重金许诺下还是点头了,律师的赚钱能力虽然不弱,但是想碰上报酬这么丰厚的工作也是要撞大运的,他觉得只要安守本分大佬们应该不会在意他这个小律师。
虽说没经过重金的诱惑,选择了留下来,但是律师还是把丑话说到了千面,该尽的责任他尽,但是仅限于提供正常范畴内的法律服务,而且一旦发现形势不对他随时都可以离开,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张东健得先把订金给付了,他可不想担着惊受着怕结果还一韩元都捞不到。
跟律师协商完毕,询问继续,这次问话的主力从警员变成了那个看起来平平无奇但是却给了张东健非常大心理压力的检察官。
“张先生,我们就别绕圈子了,你还是直接作出选择吧,我想这位律师已经把这些东西到底意味着什么给你介绍清楚了。”平平无奇的检察官一上来就不按套路出牌,之前不怎么走心的常规程序只不过是为了给张东健施加压力,消灭掉张东健心中的最后一丝庆幸,当然根本目的还是等站在张东健背后的那位跳出来,要不然他的偶像岂不是白摩拳擦掌了半天,他还怎么跟偶像好好学习一下。
听完检察官的话,张东健的律师心里十分的尴尬,刚才光顾着了解情况和谈条件了,还真忘了一个合格律师应该做什么。
幸好能在律师这行混出头就没一个脸皮薄的,律师接过检察官的话头就开始解释给张东健听,至于他的这些解释有没有用,张东健能不能听得进去,那是一点都不重要,反正他除了一个律师该做的事外就是尽量帮张东健争取时间,别让张东健那么轻易的就遭了黑手。
虽然律师的话里包含了很多大概、可能、如果这样的词汇,但是张东健也明白一旦这些东西都被落实了,那么等待着他的是至少十年的牢狱生涯。
tfboys之追上妳 鹿小怡
虽然以张东健的身体状况能从监狱走出来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是连失去娱乐圈享受都接受不了的张东健,怎么可能去监狱来个长期体验。
“张先生,我最后强调一次,这上面列明的东西我们都是掌握了足够证据的,至于那些你做过又没出现在这上面的事,张先生应该比较清楚,所以不要再抱着侥幸心理了,好好跟我们合作和拖到有了结果再合作,享受的待遇可是完全不同的。”对于平淡无奇的检察官来说,比张东健难啃的骨头他见过太多了,现在张东健之所以坚持,不过是等着背后的人出手而已。
虽然他相信偶像罗俊浩一定能把对方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但是那样还怎么体现他这个明日之星的能力,他必须要争取提前就把张东健拿下。
在他看来想达到目的并不难,只需要突破张东健的心防,让张东健失去最后的希望就能达到目的。
“柳检察官,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现在是在恐吓我的当事人?”考虑到那丰厚的尾款,律师硬着头皮发挥他的作用,他必须要提醒张东健千万别进了对方的节奏。
“朴律师误会了,我这是想用最短的时间和最简单的方式来解决问题,我是陈述事实,然后让张东健先生自己做出选择。”柳检察官一脸淡然的说道。
虽然被律师提醒了一下,但是张东健的脸色却变得更加的难看了,他发现他有些盲目乐观了,居然认为刘相闵一定可以把他捞出去。
先不考虑刘相闵有没有那个能力,就是值不值得都有待考虑,就算刘相闵真的能赢罗俊浩一手,如果罗俊浩想把怒火发泄到他身上的话,刘相闵会阻拦吗?当然不言而喻,不但不会阻拦,甚至巴不得希望用他张东健来做交易,毕竟哪怕是赢了,大佬的怒火也不是那么好承受的。
懶帝輕狂
就算刘相闵能说到做到,承诺的也仅仅是抗压而已,事实却是罗俊浩直接就找上了门而且还拿出了实实在在的证据,在这种情况下哪怕张东健再自信也不觉得刘相闵会为他出那么大的力。
直到现在张东健才想明白,当被找上门那刻起,他就已经预定了悲剧男主角的名额,无论罗俊浩和刘相闵的交手结果如何,他都注定会成为牺牲品。
想通了这点后,张东健彻底慌了,虽然他不后悔之前在裴勇俊的诱惑下做出的决定,但是自救一下还是很有必要的,至于什么朋友情谊,什么节操在牢狱之灾和彻底的身败名裂前一点都不重要。
就在张东健试着换种方式换种态度来解决问题的时候,刘相闵和罗俊浩也正式开始了交手。
说实话当确定了对手是刘相闵而且只有刘相闵后,罗俊浩是十分失望的,他本以为这次能好好活动下筋骨,结果对手却这么不给力,甚至罗俊浩都提不起什么兴趣,毕竟算起来他跟刘相闵的岳父才是同一代的人,别说刘相闵了,就是他的岳父都没资格当罗俊浩的对手。
因为对手档次不够而头疼,这让罗俊浩十分的郁闷,如果对手档次够的话,那么罗俊浩真的不介意来个昨日重现,让老对手们重温下旧梦,以免他们忘了他这个大反派。
但是刘相闵真的不值得罗俊浩大动干戈,毕竟人情和影响力这东西用一次少一次,他积攒下来的资本虽然雄厚但是也得用在刀刃上啊。
而且对待同级对手罗俊浩可以下死手以达到杀鸡儆猴的作用,但是用同样的手段对付刘相闵那就有些欺负人了,不但起不到震慑作用,甚至有可能让那些老对手组团发难,借机拔除他这个危险人物。
对于那些老阴比来说,用一个没有多少上升空间,很难更更进一步的刘相闵换罗俊浩今后都没威胁了,这个买卖不要太划算了,亏本的买卖罗俊浩是绝对不会做的。
因为对手不够格,罗俊浩选择尝试换种方式来解决问题,在调出了刘相闵的相关私密后,罗俊浩很快就理清了整件事的关系网,也找到了可以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方式。
对于罗俊浩主动给他打来电话提出想见面,刘相闵是多少有些小激动小骄傲的,他觉得这是罗俊浩想求和的信号,是罗俊海觉得赢不了他的证据,刘相闵觉得他们这些人是真的被罗俊浩那堪称传奇的履历给吓到了。
他不否认罗俊浩曾经是头老虎,但是老虎也有老的时候,现在估计老虎的牙都快掉光了,也没了见谁都干上去咬一口的心态了。
刘相闵幻想着自己在这件事中能获得多大的好处,考虑着怎么做才能把好处最大话,甚至还推演了下如果穷追猛打一下是不是可以获得更多的好处,他万万没想到见到罗俊浩对方一句话都没说只是把一个档案袋扔到他的面前,就让他的美梦彻底的破碎了。
“这不可能!”哪怕多年在政界的摸爬滚打让刘相闵有了不错的养气功底,但是只看了两眼档案袋当中的纸张上记载的内容后他还是没控制住怒吼出声。
如果不是考虑到他跟罗俊浩的身形差距过大,如果双方距离有些远,他真的想一拳砸在罗俊浩的脸上。
虽然不愿意相信,虽然很想认定手里的东西是假的,但是刘相闵明白,既然这个时间罗俊浩用这样的态度以这样的方式拿出来的东西就必然是真的。